9299.net
大學生考試網 讓學習變簡單
當前位置:首頁 >> >>

美學_面對世界與人生_叔本華與尼采美學思想淺探_圖文

美學_面對世界與人生_叔本華與尼采美學思想淺探_圖文

外 國 文 學研 究

年第 ! 期



美 學

?





對 世 界 與 人 生
,

#

?






叔 本 華 與 尼 采 美 學 畏 想 淺探






叔 本 華 尼 采 的 唯 意 志 論 美 學 與 西 方傳 統 的思 辨 美 學 截 然不 同 他 們 不 是 回 避 與 具 體 人 生 的 聯 系 去 追 求 所 謂 的 無 限 與 永 恒 去 探 索 審 美 現 象 背 后 的 本 質 奧 秘 而 艷 美 學放 在 人 學 的 大 背 景 下 將 人 在 生 命 愈




,

,



,





”、 “

強 力 愈 志 的驅 動 下 而 展 示 出的 本 真 的 存在 狀 況 和 對 自我價 值 的 迫 求 作 為 美 學 思 考 和 藝 術 表 現 的 唯 一


對象
,

%

這 種 美 學 研 究 的全 新 切 人 意在 闡釋 和 規 范 他們 認 為 應 當 如 此 的 人 生 態 度 和 人 生 方 式 率 先 反 映 了 現



,

,

代 西 方 人 試 圖 擺 脫 異 化 追 求精神 自 由 的努 力
而 藝 術 審 美 人 生在 他們



我 們 認 為 審 美 取 向 在 很 大程 度 上 同 時 也 是 人 生 價 值 取向 因


,

,



的美學 中是 緊密相 連 的
,

這 既 是 叔本 華 尼 采 與 傳 統 美 學 的 明 顯 區 別 也 是他 們 兩
,




,

人 最 大 的 共 同之 處



但 是 我 們也 看 黔 面對 多 災 多 難 的 世 界 和 矛 盾 復 雜 的人 生 叔 本 華 和 尼 采 又 常 常 發 出 不


,

同的聲 音



一 哲 學背 景
%

叔 本 華 和 尼 采 的 美 學 思 想 是 他 們 的 意 志 主 義 本 體 論 反 理 性 主義 認 識 論 和 悲 觀 的 人 生 觀 或 悲 劇 世 界觀



%

相 結 合 的產 物


月 此 決 把 握 他 們 的美 學 思 想
,


,

首先 應 對 其 哲 學 背 景 有 個 羞 本 的 了 解
%

?



叔 本 華 的 哲 學 有 三 個來 源 即康 德 柏 拉 圖和 印 度 佛 教 哲 學 他把康 德 的 現 象 世 界 和 自在 之 物 改 造 ” “ ” 成 表 和 意 志 認 為 一 切 客 體郭是 鄧 象 唯 有 意志 是 自 在 之 物 意 志 的 直 接客 體 化 是 理 念 它 通 過理
“ ” “ ” “



,

?



,

念 才聞接 地 客體 化 為 各種 表 象 憊 志 是 世 界 的 本 質 表 象 是世 界 的 存 在 方式 理 念 則 是 意 志 和 表 象 的 中 介 那
么 作 為 “ 自在 之 物 ” 的意 志 究 竟是 什 么 呢
,



,

,



叔本 華 說
,

,



意 志 自身 在 本 質 上 是 沒 有 一 切 目 的 一 切止 境 的 它是


,

,

一 個無 盡 的埠求

”。

這 就 是 說 愈 志 是 一 種 盲 目 的 永 無 止境 永 不 停 息 的 欲 求 與 沖動 其 羞 本 特 點 就 是 求 生
“ ”

,

,






因 而 叔 本 華 的 唯 愈志 論 又 被 稱 為 生 存 意 志論 或 生 命 意 志 論







這 種 非 理 樣 主 義 的 生 存 意 志 論 在 人 生皿 上 韻 推 演 便 是 悲 觀 主 義




叔 本 華 認 為 生 存 意 志 的 本 質就 是 痛
!

,

因 為人 活 若 必 有 欲 望 而 一 切 欲望 與 追 求 都是 由 于 缺 乏 由 于 對 自己 現 狀 的 不 滿 但 欲望 是 永 遠 無 法 滿 足
,
,

,

,

,

的 每 一 次 哲 時 的 滿 足 都會 成 為 又 二 個 新 的 欲 望 的 起 點 那 么 人 怎 樣 才 能 擺 脫 痛 苦

,

叔 本華 認 為 擺 脫 痛 苦


,

的 根 本 辦 法看 來 只 有 擺 脫 意 志
,

?

擺 脫 意 志 無 非 是 要 擺 脫 產 生 欲望 的 自我 或 個 體 即 走 向 死 亡
, ,

,

一 旦 沒 有 了產
“ ”


生 欲 望 的啟 我 或 個 體 沒 有 了 意 志 也 就 沒 有 了 表 象 作 為 意 志和 表象 的 世 界 也 載 不 再 存 在 世 界 就 等 于 無

,

這 樣 叔 本 華 又 由悲 觀 主 義 的 人 生 哲 學 最 后 走 向 了 否 定 一 切 的 極 端 虛 無 主 義

,

?

這 是 其 哲 學 的 必 然 邏 輯結 論

,

也 是 其藝 術美 學 的 哲 學 立 足 點
,



作 為 一 個 哲 學 家 尼 采 也 與 叔 本華 一 樣 終 生 都 在 探 索 人的 價 值 和 人 生 的 愈義
就 遇 到 了 叔本 華 并 深 為 其理 論所 吸 引
, , ,


,



他 在 探索 人 生 問題 之 初

,

他 認 為 叔 本 華 揭示 了人 生 的 可 悲 真相 污 比 那 種 浮淺 庸 俗 的 樂 觀 主



,

,

義 高 明 是 # 位能 把 他 從 時 代 的 缺 陷 中拯 救 出 來 的 真 正哲 學 家


然 而 龍 采 雖 然 接 受 了 叔 本 華 的慈 觀 主 義 的
,

理論 前 提 但 他 又 不 甘 忍 受 生 存 意 義 的 毅滅和 人 生 的無 愈義 他 是 一 個 悲 劇 哲 學 家 的人 生 哲 學


,



” ,

他 要創 造 有 別 于 叔 本 華

?%

關 于 世 界 的 本 質 尼 采 也 認 為 是 意 志 這 是 一 種 非 理性 的 沖 動 但 它 并 不 像 叔 本 華 講 的 那 樣 是 求 生 存 溫
飽 的生 命 意 志 而 是 強 力 意 志
, , ,


,

,

,



而 且 尼 采 認 為 叔 本 華 的 理論 在 邏 輯 上 是 不徹 底 的 既 然 生命 意 志 是 世 界 的
,


,

,

,

本 質 它 就應 當 是 永 恒 的 個 體 生 命 的 不 斷 毀 滅 又 不 斷 產 生 正 表 明 了 自 然 界 本 身 生 命 力 的 強 大
叔 本 華哲學 的 終點
,


所以 他以

,

&

同 他 為 了 肯 定 生 命 而 肯 定 痛 苦 尼 采 的 本體 論 已 清 除 了 叔 本 華 否 定 滅 絕 生 命 意 志 的悲 觀 主 義 成 分 而 注 人 了創 造 奮 斗 和 熱 愛 人 生 肯 定 生 命 憊 的 精神 強 意 志坯 被 視 為 倫 理 玻德 標 準 作 為 一 種 最 高 的 價 值 尺

一 生 命 的悲觀意識— 作為


自己 哲 學 思 考 的 起 點 與 叔 本 華 為 逃 避 痛 苦 而 否 棄 生 命 不
,


,









,

度 尼 采 用 它 來 衡 量 人 類 的一 切 精 神 文 化 的 價 值 對 傳 統 的 基 督 教 文 化 和 現 代 生 活 進 行 了 透 徹 的 反 思 為 所 謂 真 理 道 德 審 美 等 都 只 是 為 強 力 意 志 服 務 的工 具 是 意 志 為 了 自 己 的 目 的 而 創 造 的
,
、 、

,

,

%

他認

,

,



任何一 種理
,

論 無 論 多 么 荒 謬 只 要 能 滿 足 強 力 憊 志 的 要 求 那 就是 真 的 善 的 美 的

,

,

,







基于 這種認識 尼 采廣泛地抨 擊 了
,

,

傳 統 文 化 提 出 要 打 倒 一 切偶 像


,

” ,

即打倒一 切 舊 有 的 真理 但尼 采 并不 主 張虛 無主 義 而要 重 估一 切 價 值”




實現 價值 的 轉 換 或 重 建






雖 然 這 種思 想 在 本 質 上 同叔 本 華 的 結 論 一 樣 也 是 令 人 沮 喪 的 但 在 主 觀 上 尼 采
, ,


,

是竭 力 要 賦 予 它 一 種 樂 觀 的 色 調 的


這 一 點 我們 不 應 忽 視
,

,



正 因 為 這 種 哲 學 思 想 上 的 師 承 和 變 異 使 叔 本 華 和 尼 采 在 唯 意 志 論 美 學 的 合 唱 中 演 奏 著 相 同 的 曲調 也 唱 出 了不 同 的 變 調

,

二 藝 術與 人生
叔 本 華 尼 采 的 哲 學 所 關 心 的 主要 間 孕 人 生 間 題 而 美 學則 是 他 們 思 考 人 生 問 題 的 一 種 特 殊 方式 因 是
,




,

而 藝 術 與人 生 的 關 系 自然 也 就 成 為 了 這 種理 論 思 考 的 一 個 重 要 方 面

,



朝前 所 述
志 走 向 寂滅

,

,

在 人 生 問題 上 叔 本 華 的 一 個主 要 觀 點 就是 人 生即 痛苦


,

,

,

人 如 何 才 熊擺 脫 痛苦 ? 除 了 滅 絕 意
?
,







解 甄 即死 亡 這 一 根 本 徹 底 的 脫 之 途 外
,
?

,

暫 時 的 解 脫 辦 法則 有 賴 于 藝術
,

藝 術 何 以 具 有 如此 神 奇 的 力 最 呢 ? 按 叔 本華 的 哲 學 意 志 作 為終 極 實 在 是 無 法 認 識 的 唯 有 作 為 其 客 體
,

化 的 理 念 才 是 認 識 的對 象
,

,

“ ” 而 藝 術 的 唯 一 源 泉 就 是對 理 念 的 認 識 它 唯 一 的 目標 就 是 傳 達 這 一 認 識 ? 回 這
,


就 是 說 藝 術 是 以 理 念 為對 象 的

而 且 藝 術 活 動 對 理 念 的認 識 不 是 一 般 意 義 上 的感 性 認 識 或 理 性 認 識 而


,

,

,

是一 種 完全獨立 于 因 果律之外的純粹 直觀
而能 夠 避 免 為 意 志 服 務 的 勞 役
、 , ,


” ,

這 種 對 理 念 的 直 沉就 是 審 美
, ,

郎 臺使 人 在 表 象 世 界 中 直 觀 到 理 念 這 個 意 志 的 直 接 客 體 性


,



同 時 在 審 美 觀 照 中 由 于 作 為 觀 照 主 體 的個 人
毛 , ,


,

,

暫 時 忘 記 了 自己 忘 記 了 自 己 的 意 志 或 者 說 忘 記 了 自 己 的 欲 望 和 煩 惱 而 僅 僅 作 為 純 粹 的 主 體 作 為 客 體 的 鏡 子而 存 在 因 而 也 就 達 到 了 對 人 生 痛 苦 的 暫 時 忘 卻 進 人 一 種 獨 立 自足的反界 叔 本 華 稱 這 種 審 美 境 界 為


自 失 即 主 體 自失 于 對 象 之 中 也 就是 說 審 美 觀 照 中 的 主 體 已 不 是 原來 憊 義 上 的 個體 而 是 與 客 體 對 象 混 為 一 體 在 客 體 忘 卻 自己 成 為 喪 失 了 自 身 的 純 粹 主 體 這 種 主 客 體 水 琢文 融 的 認 識 活 動 也 就 是 所 謂 的 〔
。 。
,



,





,

,

,



,



,

審美 觀 審 , 生 活 中 的 痛 苦 可 以 為 藝 術 審 美 的愉悅 所淡 忘 藝 術 的 神奇 力 量 正 在 子 此 ‘ 因而 藝 術 是 人 生 中 ( ’ ” “ 最 令 人 愉 快 和 堆 一 純 潔 無 罪 的 一 面 是 人 生 的 花 朵 氣&

, ,





,

在 藝術 與人 生 的 關 系 間 題 上 尼 采 是 深 受 叔 本華 影 響 的 但 他 更 明 確 地 青 定 了藝 術 對 人 生 價 值 的祟 揚 與 升華




,

,



尼 采 也 認 為 人 生 充 滿 了痛 苦 與 沖 突 個 體 終 將 毀 滅
、 。

,

,



這 是 真理 但真理 并 非 最 高 的 價 值脈 準 真 理 是 丑
,

,

,

的 殘 忍 的 令 人 恐 怖的 形 而上 活 動

,

為 了 戰 勝 這 真 理 人 們 只 有求 助 于 藝 術 因 為 藝 術 是生 命 的最 高使命 和生 命 本 來 的

,

,

? 有 了藝 術 人 就不 致 毀 于 真 理

,






(
,


尼 采 認 為 審 美 的 人 生 或 人 生 審美 化 的必 要 性 在 于 人 生 的 悲劇 性
雖 然 人 生 中 充 滿 了 種 種 困 苦 和不 幸 但 人 們 在 同 不 幸 與 痛 曹 的 抗 爭 中
,

他 把人 生 著 作是 一 種 悲 劇 藝術 認 為


,

,

文會 感 受 到 宇 宙 生 命 力 的 旺 盛 與 豐
,


盈 體 嘗 到生 命 的歡 樂

,



而 個 體 生 命 的 毅 滅 本 身 也 是生 命 念 志 肯 定 自身 的 一 種形 式 這 就 是 人 生 的 悲 劇 美
,


將 人 生 視 為 一 種 悲 劇 藝 術 尼 采 認 為其 實 質 并 不 象叔 本 華 所 說 的 來 抓 于 生 命 的有 限 與 欲 望 的 無 限 而 是
植 根 于 人 性 中 的兩 種 精 神 越 更 是一 種 人 生 態 度
,
,

,

,

,

神與 — 但 它 們是 相 互 對 立 的

日神精

酒 神 精 神 的 對 立 與 沖突




尼 采認 為 這 兩 種 精 神 既 是 一 種 審 美 情
日神 精神 產 生 出 塑 造 典


,

人類的藝術即源 于 此
?

?

的形 象 的造 型 藝
無 論 是 日神 藝術


術 和 大 部 分 的 文 學 酒 神精 神 產 生 出 令 人 迷 醉 的 音 樂 和 舞 用
, ,

而 二 者 的結 合則產生 出 悲 劇


還 是 酒 神藝 術 郁基出 于 對 火 生 痛苦 的 敏 感 而 對 人 生 的肯 定 因 而 悲 劇 是衰 現 人 生 青 定 人 生 的 藝 術 高 峰
,

,

由 此 粉 來 在 藝術 與人 生 的關 系問 題 上 叔 本 華 和尼 采 都 認 為 藝術 是 解決 人 生 矛 盾 的 所 有可 能 性 中 最 好
的一 種
)?


這 對西 方 現 當代 美 學 的 發 展 無 疑 有 著 重 要 的影 響

,



藝 術 與 人 生 的 關 系 問 題 或 者 說 藝 術 在 現 代 文 化 中 的地 位 和 作 用 問 題 是 現 當代 西 方 美 學 十 分關 注 的 間

,

,





法 蘭 克 福 學 派 的 代 表 人 物 馬 爾 庫 塞就 認 為 現 代 資本 主 義 對 人 的 控 制 巳 深 人 到 存 在 的 本 能 和 生 理 層 次
,


,

,

故 而 反 抗 和 解 放 也 必 須 在 這 一 層 次 上 進 行 因 為 人 的 自由植 很 于 人 的感 受 性 之 中
的 感 性 方 面 它 可 以 成 為一 種 頗 硯 的 力 童 反 抗 社 會 對 人的
, ,

而 藝 術 和 審美 便 代 表 了人


控制 ) 使 單 面 的人 成 為 全 面 的 人
,
,


藝 禾 是 建 立新 感
)

性 的靈 丹 妙 藥 可以 代 替 政 治 革 命 來 克 服 異 化
,
%

,



這 未 免太 過 于 夸 大 了 藝 術 的 功 能 但 從 突 出 藝 術 的 本 體 論 愈
、 ,

義 來 看 它 又 是 不 無 根 據 的 其 實 真 正 使 藝 術 其 有 本 體論 愈 義 的 應 該 說 是 自叔本 華 尼 采 開 始 杜 會 的 現 代 化 進程是 以人的 分裂為基礎 的


,

叔 本 華 尼 采強 調 將 藝 術 作 為 解 決 歌 望 與 現 實 的 矛 盾 的 重 要 謐 徑 視 審 美 為
,
,





彌 合 現 代 社 會 分 裂 的 強 大 粘 合 劑 至此 重 新 找 到 了 人 的 存 在 的 主 體 性 人 不 再 是 分 襄 的

主 悲劇功 能
叔 本 華 和 尼 采 都 非 常推 索 悲 劇 認 為 悲 劇 是 文 藝 的最 高 峰
, ,
%



應 該 說 他 們 的 悲 劇 通論 也 是 他 們 的藝 術 與
,

,

人 生 關 系 理 論 的一 部 分 但 因 為 悲 劇 理 論 較 集 中地 反 映 了 他 們 的 唯 愈 志 論 和 不 同的 人 生 觀 在 他 們 的美 學 思

想 中 占有 重 要 的 地 位 所 以 有 必 要 作 進 一 步 的 分 析 如 上 所 述 在 唯 意志 論 美 學 的 合唱 中 就 藝 術 對 生 命 和 意 志 的 作 用 而 言 敘 本 華 和 尼 采 都
, , ,

,

,



蔣旋 律定 在 青
,

定 歡 快 的 基 調 上 但他 們 的 不 伺 的 理 論 變 調 也 由 此 開 始





,



一 個 是 用 藝術 來 使 人 們 得 到 暫 時 否定 憊 志 的解 脫
,


即 通 過 肯 定 藝 術 而 否 定 生 命 飛 個則 以 藝禾作 為 強 化 生 命 意 志 和 積 極 面 對 人 的 力 量 即渡 過 肯 定 藝 術 進 而 一 全

肯 定 人生



這 是 他們 不 同 的人 生 哲 學 使然
,



他 們 對 悲劇 功 能 的 不 同 闡釋 突 出地 體現 了 這 點 一
,

從 人 生 即 痛 苦 的 觀 點 出發 叔本 華 認 為 悲 劇 在 我 們 面 前 演 出 人 類 難 以 形 容 的 痛 苦 悲 傷 演 出 邪 惡 的勝



,

利 嘲笑 著 人 的 偶 然 性 的 統 治 演 出 正 直 無 辜 的人 們 不 可 挽 回 的 失 陷 等 +
,

,





,

悲 劇 所 暗 示 的是 宇 宙和 人 生 的
, ,

本 來性 質 所 展 現 的 是 意 志 和 它 自 己 的 矛 盾 斗 爭
絕 生存 意 志
,


,



人 們 要 從 根本 上 擺 脫 人 生 的 痛 苦 就 必 須 舍棄 一 切 欲 求 滅
?

悲 劇的作 用 正 在 于 能 夠 向人 們 揭 示 出 這 一 點
,





所 以 我 們 在 悲 劇 里 看 到 那 些 最 高 尚的 【 物 〕 人 或
,

是 在漫 長 的斗 爭 和 痛苦 之 后 最 后 永 遠 放 棄 了 他們 此 前熱 烈 追 求 的 目的 永 遠 放 棄 了 人 生 一 切的季 樂 ! 或 是 自 ” “ 愿 的 樂 于 為 之 而 放 棄 這 一 切 , 人 生 下 來 本 身 就 是 罪 過 而 悲 劇 的 真 正 憊 義 是一 種 深 刻 的 認 認 識到
,



悲 主 〔 劇 〕 角 所 贖 的 不 是 他 個 人 特 有 的 罪 沛 是 原 罪 ? 這 也 就 是 協 悲 劇 把 個 體 生 命 的痛 苦 和 毀 滅 顯 示 給 人

?

看 其 作 用 是 使 人 著穿 作 為 現 象 的 個 體 生 命 及 其 欲 望 的 徒 勞 無 益 進 而 看 穿 現 象 背 后 的 自在 之 衡 即 宇宙 生 命
意 志 的虛 無 性 和 自相 矛 盾 從 而 清心 寡 欲 乃 至 放 棄 整個 生 命 愈 志
尼 采 不 同愈 叔本 華 關 于 悲 劇 功 能 的 滅 絕 愈志 說 他 認 為
“ .
, , ,


,

,

每 部 真 正 的 悲 劇都 用 一 種 形 而 上 的 愈 箱 來 解 ” 脫 我 們 不 管 現 象 如何 變 化 事 物 基 礎 之 中 的 生 命 仍 是 堅 不 可 摧 和 充 滿 歡 樂 的 / 這 就 是 悲劇 具 有 一 種

,



,

,



,



形 而 上 的慰 籍 的 功 能

, ,



尼 采 認 為 悲 劇 的 深 層 心 理荃 礎是 酒 神 精神 酒 神 精 神要 我 們 相 信 生 存 的永 恒 樂 趣
? 、

,

,

不 過我 們 不 應 在 現 象 中 而 應 到現 象 背 后 去 尋 找這 種 樂 趣

悲 劇 演 出 的 斗 爭 痛 苦 個 體 的 毀 滅 等 現象 都 是 不



可 避 免的 我 們觀看悲劇 逃 脫 世 態 變 遷 的 紛擾
?

, “

被 迫 正 視個 體 生 存 的 恐 怖

我們在短促

— 的 瞬間 真 的 成 為 原始 生 靈 本 身
, , ,

但 終究 用 不 著 嚇 癱 一 種 形 而 上 的 慰 藉 使 我 們 暫 時
,

,

感 覺 到 它 的 不 可 遏 止 的 生 存欲 望 和生 存快
,



?



0 這 就 是 說 激 起 我 們 審 美 快 感 的 不 是 現 象 而 是 悲 劇 在 現 象 背后 向 我們 展 示 的 永 恒 的 生 命 的 歡 樂 正
,
?

是 它 給我 們 以 形 而 上 的 慰 籍

因 此 在 尼 采 看 來 悲 劇 演 出 的雖 然 是 個 體 的 毀 滅 死 亡 但 肯 定 的 卻 是 超 越 于




,

死 亡 和 變 化 之 上 的勝 利 的生 命

與叔 本 華 的 悲 觀 主 義 悲 劇 觀 相 比 尼 采 的 美 學 觀 融 人 了 積 極 進取 的 酒 神精 神 在 直面 人 生 痛 苦 的 驀 礎 上 宵 定生 命 包 括 肯 定 生 命 所 必 然 包 含 的 個體 矛 盾 災 難 和 毀 滅 顯 示 了 樂 觀 的 人生 態 度
義的


,

,

,



,

,

?

這 無 疑 是 具有 積 極 意
?

也 正 荃 于 此 尼 采對 傳 統 的藝 術 觀 念 的 堅 決 反 對 和 對現 代 文 化 的 猛 烈批 判 才 具 有 革 命 的 意 義
, , “

,

但從另

一 方 面 看 面 對 矛 盾 復雜 的社 會 現 實 片 面 強 調 藝術 和 審美 對 人 的 拯 救 與 超 越




” ,

又 很 容 易 使 人 陷人 虛 幻 的
,

空 想 而 導 致 悲 觀 主義
,



事 實 上 也 正 是 這 樣 尼 采 主 觀 上 極 力 要 贖 予 他 的理 論 以 一 種樂 觀 的 色 調 但 他 骨 子 并
?

,

未 徹底 擺 脫 悲 觀 主 義 他 最 終是 瘋 了
, , , ,

在 他最 后 的 文 字 里 我 們 聽 到 了悲 觀 主 義 的 哀 鳴
?
?

,

. “

只有 一 個 世 界 這 個


?

,

世 界 虛 偽 殘 酷 矛盾 有誘 惑力 無 憊義 ? … 這 樣 一 個 世 界 是 真 實 的世 界


’ ,

為 了 戰 勝這 樣 的 現 實 和 這 樣 的 真
?

也就 是說 為了 生 存 我們需 要 謊言

,

,



… 為了 生 活 而 需 要 謊 言 這 本身是 人生 的 一 個 可 怕 復 可 疑 的特
,

,

?



? 藝 術 是 謊 言 悲 劇 當然 也 不 例 外
,



可 見 尼 采 又 是 何 等 的矛 盾 和 痛 苦

)1

四 美 是 什么
美 的 本 質 問 題 從 柏 拉 圖 到 黑 格 爾 一 直 是 美 學 家 們 禪 思 竭 慮 要 解決 的 間 題 但 在 叔 本 華 尼 采 那 里 他 們 卻 很 少 對 這 一 形 而 上 學 夙題 作 純 粹 的 思 辨 而 往 往 是 將 它 與 審 美 美感 聯 系 起 來 考 察
人 才可 能 美感只 人 身上




,

,

,



,

,



#

審 美 只 有 作 為 主體 的
,

,

乍獷
,

作 為 主 體 的 人 才 具 有 因 而 他 們 對 美 學 問 題 的 研 究 與 他們的 人 生 哲 學 一 樣 把 立 足 點 放 在
,


,

也 就 是 說 叔 本華 和 尼 采 是從 人 的 自身 去 尋 找 人 生 和 世 界 的 意 義 的 是 從人 自身 去 探 尋 美 的 本 質 的 ” 叔 本 華 認 為 理念 是 意 志 的唯 一 直 接 的 客 體 性 , 生 命 愈 志 就 在 這 理 念 中有 著 它 最 完 美 的 客 體 性 / 只
,
,


有 當作 為 主 體 的 人 處 于 主 客 體 水 乳 交 融 的 審關 觀 審 狀 態 中 作 為 觀 審 對 象 的 純 粹 客 體



當我 們 稱 一 個 對 象 為 美 的 時 候

,

— 我 們 的 意 思 是 說 這 對 象 是 我 們 審 美 觀 賞 的 客 體 而 這 又 包 含兩 方 面
,
, ,
?



,

理念才是美 的




一 方面
,

就 是說 看 到 這 客 體 就把 我 們 變 為 客觀 的 了 即 是 說 我們 在 觀 賞 這 客體 時 我 們 所 意 識 到 的 自 己 已 不 是 個 體 人
,

而 是 純 粹 而 無 憊 志 的 體識 的 主 體 了 ! 另 一 方 面 則是 說 我 們 在 對 象 中 看 到 的 已 不 是 個 別 事 物 而 是 認 識 到 一 個

理念





, 這 實 際 上 就 是 從 審 美 的 角 度 來 探 討美 的 問題
, ,

?

?! ? 只 侖 ! 己 , ,
,

少 厄 為

在 叔 本 華 看 來 由于 理 念 都 是 憊 志 的 客 體 化 因 此 當 我 們說 美 在 理念 時 還 不 如 說 美 在 意 志 的客 體 化 或 者 更 準 確地 說 美 是 愈 志 的 恰如其 分 的客 體 化

,





/ 也 可 以 說 美 是 意 志 的完 美 的 客 體 化
,





意志 完 美 地 或 不

完美地客體化
,

,

級 不 同 或 考 是 因 為 意 志 的 客 體 化 的 完 美 或 不 完 美 所 致 理念 的 等 級 越 高 即 憊 志 的 客 體 化 越 完 美 體 現 它 說 的 個 別 事 物 就 越 容 易 使 入 作 純客 觀 的 觀 照 這 種 事 物 也 就 越 美
, , ,
?

一這就

正 是 構 成 美 或 丑 的 東西





/

現 實 中各 種 事 物 美 的 程 度 之 所 以 不 同 是 因 為 理 念 的 等
,

,

,

,

叔 本 華 認 為 從 無 機 自然 界 植 物 界 動 物 界
, ,


,





到 人 它 們 的 理 念 在 等級 上 越 來 越 高級 意 志 的 客 體 化 越 來 越 完 美 故 人 比 其 他 一 切 事 物 更 美 顯 示 人 的 本 質 是 藝 術 的最 高 目 的
理 念說
.
。 。

這 樣 叔 本 華 借 助 柏 拉 圖 的 理 念 將 美 和 憊 志 美 和 審美 聯 系 起 來 形 成 了 其 獨 特 的 美 的
,
, ,


,

,

尼 采 更 是 明 確 宜 稱 美 是 生 命 強 力 的 形 象 顯 現 是 人 的 自我 肯 定

他說

. “

沒 有 什 么 是美 的 只 有 人 是 美
,

,

的 在 這 一 簡 單 的 真 理 上 建 立 了 全 部 美 學 它是 美 學 的 第 一 真 理
, ,


,





? 人 是 美 的唯 一 原 因 而 人 又 是 充 滿 著 欲

望 的 強 力 憊 志 因 而 美 不 可 能 是 無 利 害 關 系 的 不 可 能 是 無 欲 的靜 觀


一 美 在 哪里 在 我須 以 全 意 志 意 欲 的 地


方 在 我 愿 意 愛 和 死 使 意象 不 只保 持 為 意 象 的地 方 而 愛 和 死 永 遠 一 致 求 愛 的 意 志 這 也 就 是 甘 愿 赴 “ ” 死 的 強力 意 志 與 叔 本 華 將 意 志 完 美 地 或 不 完 美 地 客 體 化 作 為 區 分 美丑 的 標 準 一 樣 尼 采 也 以 強 力 意


!

,

” ,

.

.





,

志 的 商 揚 與 衰 退 來 判 斷 美 和丑
,



他 把 強 力 意 志 看成 人 的 本 能 的 積 聚 認 為 人 的 強 力 感 他 的 求 強 力 的 憊 志

,

,

,

… … 都 隨 丑 的 東 西 跌 落 隨 美 的 東 西 高 揚 … … 在 這 兩 種 場 合 我 們 得 出 同一 個 結 論 美 和 丑 的 俞提 極 其 豐 富 地

.

積 聚 在 本 能之 中 征




丑 被看作 衰退 的一 個暗示 和 表征
,

” ,

腳 而 美 則 是 生 命 本 能 和 強 力 意 志 蓬 勃 高 揚 的 暗示 和 表
“ ”
,

也 就是 說 凡 有 利 于 提 高 生 命 力 的 對 象 人 便 作 出 美 的判 斷 反 之則 作 出 丑 的 判 斷


,





尼 采 不 承 認 有 所謂 的 汀 自 在 之 美

” ,

他 強 調 將 美 和 美 感 聯 系 起 來 考察
,



他 認 為 文 化不 是 從 靈 魂 開 始 而 是 肉 體 的 活 力主 要 包 括 性 沖 動 醉 和



,

,

從肉體開始


?

唯 有 肉體 才 是 藝 術 的 原 動 力 審 美 狀 態 依 賴 于 肉 體 的 活 力
, ,
。 。 。





殘 酷 三 個 要 素 而 這 三 者 中 性 欲 的活 力 又 是 最 主要 的

性 的 活 力 代表 著生 命 的 永 恒 回 歸
,

?

因此 性 的 活 力 具


,

有 源 頭 和 前 提 的 意 義 人 的 美 感 與 人 的 性 欲 的 強 弱 息 息 相 關 性 興 趣 是藝 術 植 根 的 土壤 藝 術 一 方 面 是 旺 盛
的 肉體 活 力 向形 象 世 界 的 涌 流 噴 射 另一 方 面 是 借 助 崇 高 生 活 的形 象 和 憊愿 對 動 物性 機 能 的誘 發 , 它 是 生 命
,

感 的 高 漲 也 是 生 命 感 的激 發
,


,





/
美 是 什 么 這 一 傳 統 美 學 中最 基 本 且 十 分 關 鍵 的 間 題 并 沒 有 被 作 為 玄 而 又

,
?

可 見 在 叔 本 華 尼 采那 里
,

, “

,

玄 的 間 題 來 膜 拜 他 們對美 的思 考 和探 索 已 愈 來 愈 遠 離 神 秘 的 殿 堂 而 走 向 敞 開 的 塵 世
,



如 果 說 二 十 世 紀西
,
,

方 美學 將形 而 上 的 美 的 本 質 向 題 作 為 一 個 無 愈 義 的 假 問 題 而 拋 棄 是 美學 研 究 的 一 次 大 轉 折 的 話 那 么 這 種
轉折實 際 上在叔本華 尼采那里 就 已經悄悄開始 了

2 &+ , ? ? ? / /
?) 6 ? 7 ) ? 6 3 )4 % )弓 ?


作 叔本 華 《 為 意 志 和 表 象的 世界 》 商 務 印 書 館


.

,

,

1% 3 ?

年 版 第 ) 5一 )“ 4
,












)61 ) 6 ? ? 6 4 ?% 1一 ?% ? ) 1? )1 ? 頁
、 、
、 、



? ,/ ? ? ? / / /
)?? ? 4 ? )? ) )6 1 頁


尼 采 《悲 劇 的 誕 生 》 三 聯 書 店

.

,

,

?%6 4

年版 第 8
,



)4 4 1? 1? 6 5 ? 6 7 ? ) 6 5一 )6 6

















9 羅 顯 克 . 南 寧 師專 中 文 系 )?

郵編

.

6 )?5 ? ? :


網站首頁 | 網站地圖 | 學霸百科 | 新詞新語
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大學生考試網 9299.net
文檔資料庫內容來自網絡,如有侵犯請聯系客服。[email protected]
山东十一选五五码开 股票配资哪个最安全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推荐 北京赛车是官方彩票吗 配资网上上盈怎么样 江苏11选五中奖规则 白姐精准资料 机选中奖2019年大乐透一等奖 下载app吉林11选5 五分赛车彩票赚钱吗 青海11选5前三走势图 浙江体彩6十1杀号专家预测 玩极速赛车有什么技巧 赌博极速赛车是真的还是假的 吉林快三走势图 中信证券股票分析论文 吉林快3预测豹子今日